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七子之歌演唱者容韵琳心底里家是永远新闻中

2018-11-27 17:13:44

《七子之歌》演唱者容韵琳:心底里家是永远中心

羊城晚报特派 尹安学 邓琼

小孩子离开了母亲很久,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是幸福、令人感动的事情!

我就是很荣幸在回归时表演的一个女孩,也不是什么明星”

一首歌,让澳门回归别具一格。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但是他们掠去的是我的肉体,你依然保管我内心的灵魂……”10年前,一名白衣女童用稚嫩的嗓音,领唱澳门与祖国的难舍情缘。不甚标准的国语,对歌词的一知半解,都没有影响她作为澳门回归的标志性人物之一,常留国人心中。

歌声感动了澳门,感动了中国。

当年那个9岁的小女孩容韵琳,现在已出落成了一个落落大方的大姑娘,并就读于澳门大学二年级。明天,在珠海海泉湾举行的珠澳青少年庆回归大联欢上,她将再次走上前台,引领澳门儿童合唱团的30名小朋友再次唱响《七子之歌》。

学期末,又逢澳门回归十周年,从繁忙的学业和演出任务中抽出时间接受羊城晚报采访的容韵琳慨然说道:“十年前不太懂的这首《七子之歌》,现在理解了:小孩子离开了母亲很久,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是幸福、令人感动的事情!”

小女孩一歌成名

容韵琳一家至今还非常不解:一首歌为何能让女儿“一夜成名”?

容韵琳的妈妈黄月丽告诉羊城晚报,女儿爱好的是跳舞而不是唱歌,“那时我们的普通话都不标准,开始怎敢上台演唱普通话歌曲?”那知道,正是这个“不标准”让小韵琳中选!

1998年初,大型电视片《澳门岁月》的总编导决定将闻一多的《七子之歌》中的首篇《澳门》作为主题曲。找谁唱呢?导演想到,让小孩唱有韵味。随后,澳门一些学校的音乐老师开始教学生学唱这首歌曲。

当时正在澳门培正中学小学部读二年级的容韵琳,以娇小可爱的形象,被音乐老师选中,虽然她更爱的是舞蹈。小韵琳天天跟着老师反复练唱,逐字逐句纠正发音。黄月丽说,那时容韵琳学得很辛苦,后来几乎都要放弃了:“她只知道这是一首歌,不晓得有什么意义和内涵。”

澳门培正中学的颜展红是容韵琳读小学、初中的舞蹈老师,她说,容韵琳并不标准的普通话,澳门味十足,形象楚楚动人,极富感染力,“现在看来,这首歌影响这么大,感觉就是为她准备的,她在台上的每一个表现,都可以说是‘刚刚好’”。

容韵琳自己则说:“那时候,还把‘回来’念成‘奎来’呢!不过后来央视的导演伯伯倒说,我一看就不像经过长期培训的小孩,有邻家小妹妹的感觉,所以选了我,哈哈……”

就这样,容韵琳在1998年被定为《七子之歌》的领唱者,1999年又走上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

一唱成名!回归后频赴内地

回归庆祝晚会上,容韵琳那“澳门普通话”响起,感动了亿万观看澳门回归的观众,人们在瞬间记住了这个穿白衣的小女孩。春晚之后,无数人更是通过各种方式要找容韵琳演出,内地很多年轻朋友还寄来了各种贺卡、信件。

容家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容韵琳的爸爸在一家服装店教人做衣服,妈妈在家当全职太太,照顾她和弟弟,家境一般,生活朴素。黄月丽说,容韵琳唱了《七子之歌》后,每月收到的信件很多,“我们不能打扰她学习,每封信都是我来回”。内地多个城市邀请容韵琳去演出:唱《七子之歌》,这一度让他们招架不住。黄月丽说:“我是从内地过来的,他们那么远打过来,我们怎么好意思拒绝呢?我们总是在不断调整计划,尽量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带她四处演唱。”

韵琳说,澳门回归前后和回归5周年前后,很多个周末妈妈都要带着她赶到北京、天津、上海、杭州等地演出,每次她都带上课本,在等飞机甚至在飞机上复习功课。每次一回澳门,就抓紧找老师补课,一点都没耽误,测验成绩照样门门。多次来往于内地和澳门之间,还给韵琳带来了意外的收获:如今她的普通话已经大大进步,比一般的广东学生讲得都要好。

有一次广州一家单位举办作文竞赛,容韵琳获奖了,主办单位想请她到广州领奖,再唱一遍《七子之歌》。但当时她正在准备高考,而且颁奖典礼还是在一个露天大广场举行,容韵琳的高三班主任殷长松犹豫了:“韵琳连人民大会堂也去演唱过,会同意去这个地方?”不过容韵琳只是与妈妈商量了一下,第二天就答应下来:“老师,别人办个比赛不容易,我们还是去支持一下吧。”

在学校不享“特权”

内地很多人估计会想:作为澳门回归的标志性人物,作为两度受到接见的小明星,容韵琳读书时是不是享受了特别照顾?

一点都没有!在澳门,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女孩。

容韵琳在澳门培正中学从幼儿园一直呆到高三,毕业才一年多,但现在在培正中学,几乎没有学生知道她,即便是高中老师听到“容韵琳”这三个字也会摇摇头,除了教过她课的老师。

殷长松说,他曾向学校建议给容韵琳这样的“特长生”加分,结果遭到学校上下的反对,认为在成绩面前应该一视同仁。不仅如此,韵琳有时反而会被“冷落”。比如高三教室共7排座位,容韵琳有时坐3排,有时坐6排,与一堆高个子男生挤在一起,“班上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们总是根据视力等方面综合考虑,不断变化位子。”殷长松说。

殷长松说,在学校容韵琳穿着朴素,不爱说话,见到她时总是在看书。韵琳自己也说:“我就是很荣幸在回归时表演的一个女孩,也不是什么明星,大家不认识很正常啊!”

心底里家是永远

韵琳说,自己是从演唱完《七子之歌》后才开始学一些演唱技法的,也是为了在台上有更好的表现,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去当一名专业歌手。

容韵琳说,小时候她很崇拜老师,很自然就希望长大后能当个好老师,教书育人:“不过上高中以后学到经济、会计科目,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兴趣也蛮大,出来的成绩也不错,选择进入澳门大学念工商管理。”至于毕业后的打算,她还没有给自己定下明确的目标,“应该也就是做贸易、做生意吧”。小女孩的回答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容韵琳恋家。读高三时,深圳一家媒体采访她,问她打算考那个城市的大学,容韵琳说:“可能会考上海的大学,因为我之前去过上海,发现自己比较喜欢。”报道一出,上海交大的招生老师就找到殷长松,希望他动员容韵琳到上海来,“什么都可以谈”。

容韵琳终还是留在了澳门,她说:“去内地演出,离开家一个晚上我也会想家。留在澳门就特别有安全感,知道她的每一个角落,很安心很快乐。”

黄月丽满脸幸福地对说:“韵琳告诉我,妈妈,我本科毕业可能会去内地或者国外读研究生,但无论在什么地方读书,都会回来工作,留在你身边。”

硅藻泥品牌
污水处理设备
火锅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